因果實例
剋妻殺手

剋妻殺手

梵音堂觀音佛祖降

詩:寸田樹德賴勤耕 除卻三心大道行

  君子持身思已過 高風亮節自然明







 請事者:謝誌成、三十七歲。住彰化市。

示:謝弟子二十九歲結婚,婚後才二年妻即染病身亡。經過

二載再婚,想不到再婚之妻,未二年亦染病身亡。後來

前往內地營商,認識一名內地女孩,訂婚才八日,未婚

妻卻遭受意外車劫而亡。連續喪妻及未婚妻遭受橫亡,

因此被親朋冠上剋妻殺手封號。知弟子遭遇之異姓親友

怕被弟子煞到均與弟子保持距離,以策安全,使弟子感

到啼笑皆非。己身婚姻未圓滿,事業又不順利,近年來

常染風寒,每隔三、五天即感冒,因服藥過於頻繁,造成腎部機能

有礙,已成尿毒症,每星期須洗腎三次,因此結束內地工廠,返台

療養。在醫院洗腎時借閱隔床病友一本經書,此本般若清香錄之因

果經書乃是本社堂所發行,弟子閱讀後,深感因果業力之可怕,心

想自己現在種種不如意,不知是否與因果業力有關?因此至本堂求

佛指點迷津……

查謝弟子前世名喚魯旭成,生於明末清初,為江蘇省寶安縣人氏,乃是

縣境富者魯員外之次子。魯家在縣境已富有數代,只是從無一人出仕

,在朝為官,魯員外為圓此理想,重金禮聘名儒為三名孩子授業。次

子旭成天資較聰穎,過目不忘,已通過縣試、省試,所以魯員外將全

部希望寄託在旭成身上,希望旭成上京赴考能一舉成名。

  科期將至,魯員外至鑣局聘雇一名武藝高強鏢師蔡武沿途保護旭成

上京赴考。兩人行經京城半途,因錯失路程而迷失在一處郊野,方向

難辨。兩人在不知所措時,忽見前方有一間民宅,非常高興,即上前

敲門問路及討水喝。想不到應門者乃是一名孫氏盲女,孫氏雖眼盲,

但容顏清秀,猶如出水芙蓉。旭成與蔡武看見這位佳人,神魂顛倒,

忘了是要來問路及討水喝,竟然雙雙萌生色意,聯手輪暴孫氏身體,

先後得逞再快速離開現場。

  盲女孫氏自出生即眼盲,雙親單生其一人,往後即無所出,想不到

雙親上田耕作,自己眼盲已非常不幸,又遭人輪暴,深感自己實在命

歹,隨即上吊而亡。

 

  魯旭成與蔡武一文一武,昧著書生本色及武者精神,聯手摧殘盲女

,事後急於離開,不分東南西北的奔跑,最後雖遇見一名樵夫問清方

向到達京城,但科期已過,因此懊惱萬分,懷著惶恐不安之心返家,

向父親謊稱考運不佳,榜上無名。魯員外知旭成未高中,甚感意外,

因此鬱鬱在心,未及一年即染病身亡。

  魯員外下葬後,旭成三兄弟為盡孝心,則在父親墓旁搭建一間草寮

,輪流要為父親守孝一年。當輪到旭成守孝時,因其個性較膽小,所

以帶二名家丁陪伴其守孝。未久,見不遠之處有一座新墳每隔數天即

有一名村姑跪在墓前哭泣。初時旭成尚不以為意,經過月餘,一時好

奇則與二名家丁上前看個究竟。

  該名村姑名喚蕭淑敏,自幼即為人養女,甚得養父疼愛。養父病故

,甚感悲傷,感念養父養育、疼惜恩德,故每隔數日即前來養父墓前

悼念。想不到今日前來悼念養父,竟然落入旭成之魔掌。

  旭成一時好奇與二名家丁走過來,看見跪在墓前哭泣之蕭淑敏猶如

帶雨梨花,且身材婀娜多姿,令人愛惜萬分,又罔顧書生本色,慾念

萌生,與二名家丁先後蹂躝蕭淑敏身體。孝女蕭淑敏無端遭到蹂躝,

痛不欲生,即頭撞養父墓碑而亡。旭成等三人見出了人命,為避陽律

,則在墓旁挖一土坑掩埋蕭淑敏屍體。

  魯旭成再次因色與二名家丁造下一條人命之罪業,經過半載,前保

護旭成上京赴考鏢師蔡武,有日保貨至外縣遭到盜匪打劫被盜匪殺死

。隔天,旭成與二名家丁在草寮守孝,夜晚就寢後,有二條毒蛇游入

,三人臉部被咬中,雖驚醒要求醫,但跑至半途,則已毒發攻心而亡

。旭成等四人共業造下二條無辜少女性命,罪業實屬深重,魂歸黃泉

,閻王大怒,判往挖心及火山地獄受慘刑。陰事刑畢,魯旭成依業緣

轉生為今世謝誌成,蔡武及二名家丁則轉生為弟子之妻及未婚妻。當

弟子娶妻後,前世被害冤者前往東嶽殿申請黑旗令返陽向弟子干擾,

故所娶之妻先後病亡,未婚妻遭受橫亡,弟子現時命雖尚存,但事業

已一無所有,負債累累,身體又是罹患凡醫難治因果病疾,可說是生

不如死,此橫逆均是前世造惡業而引今世報。

  謝弟子之前世因、今世果之始末吾佛已示明,希弟子遵行覺路秉心

以行,返家三思後,三日後再至堂呈稟懺悔疏文回向,以期陰陽因果

債早日圓滿,步入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