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實例
色與毒

色與毒

梵音堂文殊菩薩降
 
詩:神仙來往筆留痕 為拯漂淪四處奔
 
  字字真珠呼醉夢 言言意錦喚沉昏
 
  溫純積德完功果 性定神明禮釋尊
 
  心地豈無芝草秀 鹹酸甜苦桂花芬
 
 
 
 
請事者:倪勝輝、二十六歲,母謝玉珠代為請示,住台北市中山區。
 
示:倪弟子自大學畢業,母親遵守前對子所許諾言,兒子能自大學順利
 
畢業,就買一輛進口轎車作為兒子畢業禮物。故倪弟子大學畢業就擁有
 
一輛屬於自己之轎車,年輕氣盛,開車速度較快,曾擦撞路邊電線桿二次
 
,車略損,人無恙,當第三次擦撞電線桿,髮膚雖無傷,但心神腦智卻
 
異常,變成俗稱之精神病,整日喃喃自語不停。母親這三年來為使愛子
 
精神能夠恢復正常,可說是費盡千辛萬苦,但愛子之心神仍然痴呆。凡
 
不能治癒愛子之疾病,故今日至本堂代子請示,要如何才能使愛子之身
 
、心、靈恢復正常。
 
   查倪弟子之疾病乃是二世之業力齊報所引,故年紀輕輕即罹患因果精神
 
病疾,前二世生於清初,亦為男身,名喚郭朝文,為安徽省東流縣富
 
者郭員外之次子。郭朝文生長富裕家境,長大成年未能幫父兄管理龐
 
大產業,反而暖飽思淫慾,時常前往青樓尋歡,致使被傳染上花柳毒
 
瘡。經過半載治療,未能痊癒,時常隱約作痛,甚感懊惱。
 
  有日晚膳後,郭朝文罹患之花柳病發作,非常剌痛,則自行前往求
 
醫,進入藥舖看見青樓老鴇曾氏亦在內待診,心想自己會罹患花柳病
 
均是曾氏之青樓所造成,不覺油然大怒,揪住其髮朝牆壁猛撞,曾氏
 
頭殼被撞得頭破血流,倒在地上。郭朝文見曾氏倒地,怒氣尚未消,
 
又用腳猛踹其頭部,將曾氏活活踹死。藥舖鬧出一條人命,經報官,
 
郭朝文被捕快逮捕入牢。郭父得知朝文在藥舖打死一條人命,非常吃
 
驚,深知大清律法,殺人須償命,為了搭救朝文,決定要賄賂縣官。
 
  東流縣官柯金瑞乃是一名愛財如命貪官,經郭員外賄賂陸仟兩,尚
 
未提審郭朝文,就交代心腹捕快逮捕一名身材略似郭朝文之乞丐入牢
 
,並將其毒斃。李代桃僵,往上呈報,殺人犯郭朝文尚未提審,因其
 
本身好色,罹患花柳毒瘡已久,在牢房病發身亡。郭朝文逃過死劫,
 
但已不能住在東流縣,則由其父安排住在涇縣姑母家中,未百日,花
 
柳毒瘡難治而亡。
 
  郭朝文背負一條人命之業債歸黃泉,生前暖飽思淫慾,自作自受,
 
遷怒無辜打死老鴇曾氏,陰律森嚴,被閻王判禁火山地獄受苦刑。受
 
刑畢,再依業緣轉生於清朝道光年代,為浙江省景寧縣人氏,名喚李
 
榮義為家中長子。
 
  李家乃是開設布莊營生,家計中道,生活尚美滿。榮義年二十三歲
 
尚未娶妻,卻與弟榮仁雙雙染上吸食鴉片陋習,雙親苦勸無效,已吸
 
掉大半家產尚不能自覺。有日半夜兄弟二人鴉片癮同時發作,各自到
 
後房要吸食鴉片,但鴉片存量只夠一人吸食,兄弟因此產生爭執,互
 
不相讓。榮義見弟不願讓步,又因鴉片癮發作,精神恍惚,突拿坐椅
 
朝榮仁身上猛砸,將榮仁打得遍體鱗傷,倒在地上不能動彈。待自己
 
吸食鴉片解癮後,才將榮仁送醫,因內傷出血嚴重,大夫難施妙手,
 
拖延五日,斷氣而亡。
 
  榮仁之亡,李家人為保護榮義則聲稱乃是竊賊潛入布莊行竊被榮仁
 
發現,倆人扭打,榮仁被竊賊打成重傷難治而亡。官方採信李家說詞
 
,榮義才逃過陽律制裁。榮仁下葬後,榮義非常懊悔,深感愧對亡弟
 
,決心要戒除鴉片,代弟孝養雙親。但才經過一個月,難耐鴉片癮發
 
作之痛苦,暪著家人偷偷前往鴉片館吸食鴉片,已一個月未吸食鴉片
 
而吸食過量,暴斃在鴉片館。
 
  李榮義年紀輕輕,不思奮發向上,未能體悟弟之死均是鴉片所引起
 
而杜絕鴉片,終因吸食鴉片過量而暴斃,魂歸黃泉,在閻王座前無言
 
可申辯,被閻王判禁冰山地獄。陰事結案,在轉生為今世倪勝輝,父
 
親倪國進及弟倪勝文則是前二世之父親與縣官柯金瑞所轉世,前二世
 
之業因及前世之造業,依因果律今世轉生為同一家人。
 
  謝玉珠信女一家四口共有二世之業力臨身干擾,故夫及長子罹患因
 
果癌症,已先後病故。次子勝輝心神有損,且信女現時亦罹患婦女因
 
果隱疾難癒,均是前二世及前世被害者持東嶽殿所頒黑旗令干擾所致
 
,希謝信女勿感嘆天地待汝全家之不仁。今因果已示明,欲使已疾痊
 
癒及愛子心神恢復正常,應真心懺悔前愆,十日內呈稟疏文至
 
東嶽殿叩求東嶽大帝垂恩開赦,並行善德回向冤主,往後眾善奉行,母
 
子自可步入圓滿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