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實例
慾望

慾望

梵音堂觀音佛祖降

詩:心性光明自了塵 清如止水顯天真

    揚清激濁菩提路 照見靈山龍虎吟

  觀想如來勤效法 吾身知省垢雜沉

  何時醒悟西方進 解脫輪迴正道聞





 請事者:唐麗秀、三十九歲、住台北縣中和市。

示:唐信女乃是一名婦科醫師,二十九歲與男友黃君訂婚即

同住在一處,希望有愛的結晶在辦理結婚。但經過十年

,唐信女都無法順利懷孕,兩人身體檢查都正常無礙,

故倆人都感到非常困擾。經過年餘,信女卻罹患子宮癌

症,因已惡化嚴重,須開刀切除子宮。當未婚夫黃君知

道信女罹患子宮癌症,即棄信女而去。信女身心受此雙

重打擊,可說是生不如死。

查唐信女之因果案由緣於清朝康熙年代,山西縣右玉縣民鍾

文泉,家道中落,長女鍾梅月憑媒之言,嫁與小販楊啟俊為妻。鍾梅

月嬌姿百態,嫁與楊啟俊,楊啟俊雖是小販,頗有氣慨,不使梅月衣

食有缺,然梅月心中尤感不足,每日三餐淡食難以下嚥。無奈啟俊收

入微薄,雖儉用亦不能滿足梅月慾望。

  經過二年,梅月尚未生下一男半女。有日午后,啟俊遠方之友程維

得前來探望,順便答謝當年接濟五兩解困之恩。當日啟俊恰巧到外地

採貸,只有梅月一人在家以禮相待維得,梅月之輕聲燕語,使維得想

入非非著迷。維得深思片刻,觀梅月臉泛桃紅,頓萌慾心,則以戲言

挑逗試探,梅月受維得幾句戲言,心花怒放飄動不已。自思與啟俊成

親二載,從無快活之日,再看維得穿著,日後必有享褔之日。

  梅月與維得正談得情投意合,啟俊回歸,看見遠方好友到來,十分

喜悅,交待梅月備酒菜款待。好友相見,十分開心,多飲幾杯,啟俊

便銘酩大醉,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梅月見狀,將門窗關閉,就與維得

進入房間勾搭成姦。事後,兩人為了長久淫慾之樂,決定要將啟俊害

死,就將酒醉不醒啟俊夫入房內,用棉被猛力蓋住臉部,使啟俊窒息

身亡。奸夫淫婦見啟俊已亡,維得先行離開,經一刻後,梅月再假意

放聲大哭,以掩人耳目。鄰居聞及梅月悽慘哭聲,感覺有異,紛紛前

來看個究竟。梅月則言:乃是啟俊飲酒過量而暴斃。鄰人見屋內酒氣

甚濃,均相信梅月所言屬實。經報官,縣衙亦查不出所以然,奸夫淫

婦因此逃過陽律制裁。

 

  啟俊兄長啟發住在隔村,亦是以小販為業,不知弟乃是被奸夫淫婦

所害死,非常盡心盡力幫忙梅月處理啟俊後事,往後亦非常頻繁前來

關心梅月生計,但見弟媳對其前來關心,常感不耐煩,因此懷疑弟之

暴斃,定有蹊蹺,故一有空閒必定暗中觀察梅月舉動。

  有日半夜,啟發又前來,見屋內燭光微暗,感覺有異,則伏在窗外

偷窺,看見弟媳與奸夫熱情擁抱,並言及如何將啟俊害死,才有現在

歡樂。啟發知道弟被害死原因,即快步前往縣衙報案,未久,數名捕

快前來,破門而入,將正在沈迷肉慾之奸夫淫婦逮捕。經縣官提審,

兩人互推責任,而供出害死啟俊之過程。啟俊之死,真相大白,奸夫

淫婦雙雙被縣官判斬。

  鍾梅月與程維得雙雙被判斬,魂歸幽冥,由冥府依陰律押禁陰牢,

遭受應得之慘刑,刑滿後,再依因果定律,鍾梅月被判轉生為今世之

唐麗秀,棄信女而去未婚夫黃建仁即是程維得所轉生。前世被信女兩

人害亡楊啟俊在汝兩人訂婚同住後,即前往東嶽殿申請黑旗令返陽向

汝兩人干擾,陰氣同時侵入,故同住十年,身體生理機能都正常,卻

無法受孕。當信女身染因果子宮重疾,未婚夫黃建仁棄信女而去,未

半月,則腎衰竭,住院才七天即病亡,黃家人未告知信女,故信女尚

不知前未婚夫黃建仁已病故。

  信女與未婚夫一病故,一患子宮癌症,乃前世被害之夫楊啟俊持黑

旗令干擾所致,前種惡因,今嚐惡果。今日經佛示明業因,三日內備

祭品合行善疏文乙道由本堂轉呈

東嶽殿叩求東嶽大帝開赦,祈求排解開赦前世業,往後更應善行不斷,

所罹患因果重疾方能漸漸趨安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