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實例
愛與香火

愛與香火

梵音堂文殊菩薩降

詩:信心不二善投依 五教同途道歸一

  上界無輕彼此派 人間擅蔑竹柴扉

  身修法異期圓果 靈煆光然望皓暉

  聖塔慈航巡苦海 引迷悟善返天畿




 請事者:侯嘉惠、三十五歲,住嘉義市。

示:侯信女自大學畢業後,每隔十日月信即來一次,訪遍中

、西醫之婦科都未能使月信正常,持續四載,胸前及背

後長滿紅黑色斑點,訪醫服藥未能見效,紅黑色斑點反

而日漸加深,身受這兩種病苦,所以都拒絕異性追求,

適婚年齡日漸消失中。

查侯信女前生亦為女身,名曰戴麗娟,生於明朝嘉靖年代,

為湖北省遠安縣富翁戴鴻昌員外之次女。麗娟二十歲時,

逢父親五十歲大壽,世交許員外偕獨生子許明偉前來向戴員外祝壽。

麗娟見明偉文質彬彬,一表人才,貌似潘安,愛慕在心。

  經過二十日,許員外攜帶禮品前往戴府為明偉說親。麗娟上有三位

兄長及一位大姐,下無弟妹,且大姐已出嫁,見許員外前來為明偉說

親,內心非常高與。想不到事與願違,乃是當天許員外父子前來向戴

員外賀壽時,明偉看見麗娟隨身女婢曹秀蘭五官姣好,體態豐盈,甚

討人喜歡,因此向父親說明自己心意。許員外亦認為清寒女較能持家

,認同明偉想法,故前來戴府提親。戴員知好友來意,非常高興,則

將曹秀蘭收為義女,擇日要將其出閣。麗娟美夢不能成真,暗自感傷

,自思富家千金竟然不如女婢,內心因此不能平衡,非常憎恨秀蘭,

為了得到明偉,萌生殺機要置秀蘭於死地。

  秀蘭要出閣前十日,戴員外當作自己在嫁女兒,備甚多貴重嫁妝,

交待秀蘭帶回家,等待明偉前往迎娶。麗娟苦無對策置秀蘭於死地,

眼見秀蘭要出閣日子漸漸逼近,心一橫,則在半夜時分前往曹家放火

。火勢一發不可收拾,雖無燒死人命,但秀蘭全身灼傷嚴重,痊癒後

,容顏及四肢均留下火傷疤痕,明偉見狀,初衷則變而退婚也。

  明偉改變初衷未娶秀蘭,經過四月娶戴麗娟為妻,婚後生下一女,

往後即無所出。當女兒雅琳九歲時,明偉與其雙親先後別逝,故許家

只剩下麗娟母女相依為命。因明偉乃是獨生子,與麗娟生下雅琳後即

 

無所出,當雅琳十九歲時,為傳許家香火,麗娟則為雅琳招夫入門生

子傳香火,經媒妁之言招一名喚歐仁澤入府為累婿。

  歐仁澤因家道中落,為幫助雙親早日重建家境,才入贅許府與雅琳

成親。婚後三年,雅琳連生二名麟兒,許家香煙有繼,故麗娟非常高

興。自雅琳連生二子後,仁澤以子為貴,未經岳母同意,時常私自拿

銀兩回家孝敬其雙親,並前往青樓尋歡。麗娟看在眼裡,心裡甚為不

悅,又無意中從歐家親人口中得知仁澤會入贅許府乃是貪圖許府財產

。麗娟內心有此陰影,怕自己過逝後,仁澤不會善待雅琳,也會霸佔

許家所有財產,愈想愈覺得可怕。心想許家香火已有傳承,則決定要

害死仁澤。

  麗娟萌生殺機要置仁澤於死地,自忖買兇不易且易東窗事發,因此

決定要親自動手,故隨身暗藏利刃,伺機要將仁澤殺死。有日得知仁

澤又前往青樓尋歡,深知仁澤如是前往青樓尋歡,返家必從後門進入

,認為乃是將其殺死良機,則在後門等候。等到二更時分,仁澤酩酊

大醉回來,入門即倒在地上呼呼大睡,麗娟見府內下人均已就寢,四

下無人,機不可失,即持利刃朝仁澤後腦猛剌一刀,見仁澤已氣絕,

若無其事回房就寢。

  天亮,二名早起下人發現仁澤倒在地上,血流滿地,後腦並被插上

一把利刃,令人望之驚悚萬分,一人前往報官,另一人前往聘醫。官

方與大夫同時到達,經忤作與大夫勘驗,認為仁澤早已氣絕多時,回

天乏術,官方則以竊賊行兇案件處理。麗娟唯恐東窗事發,則虛張聲

勢懸賞白銀二仟兩緝拿殺死仁澤兇手。掩飾得宜,仁澤命案變成無頭

公案,麗娟因此逃過陽律制裁。

  麗娟一生為了奪愛放火燒曹家,雖無燒死人命,卻斷送曹秀蘭終身

幸褔,使曹秀蘭含恨而亡。聽信不實傳言而親手殺死自己女婿,造此

二件失德憾事,陽世雖善終,但陰律森嚴,功過分明,絲毫不爽,被

閻王判禁冰山地獄,服刑期滿再轉生為今世侯嘉惠。

  侯信女之病疾難癒,非是偶然,乃前世被害者曹秀蘭、歐仁澤先後

前往東嶽殿申請黑旗令返陽向信女干擾,故信女先患婦女隱疾,後患

皮膚病疾難癒,此雙重病疾而誤了信女終身大事。患病難癒而誤終身

 

姻緣之因由,吾佛已示明,希信女了悟前業如塵,誠心面對冤者,行

善德回向,祈求冤主寬恕,不再干擾是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