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實例
盛氣凌人

盛氣凌人

梵音堂韋馱菩薩降

詩:池上蓮花朵朵開 山清水秀好徘徊

  人遵聖教知多少 大道猶留一線開

 



  

 請事者:郭文仁、郭文義兄弟,住桃園縣中壢市。

示:郭弟子兄弟年齡相差二歲,先後自國中畢業後,體內即

時常結石,不是膽結石,就是膀胱、腎結石,結石狀況

在體內游走不定,雖經醫開刀治療都是得到短暫痊癒。

未久,體內又有其他部位結石。二十餘年來與結石為伍

,深受結石之苦,故兄弟年紀將近四十歲還不敢結婚。

查郭弟子兄弟之前生為明朝萬曆年代湖北省廣濟縣人氏,兄

名喚涂育昇,弟名喚涂育勤,父親涂守賢乃是廣濟縣之縣

宰。育昇兄弟自幼受母親蔡氏溺愛,長大成年父親已為縣官,故時常

仗父親官威在外盛氣凌人。被欺凌百姓念及其父乃是廉節愛民如子父

母官,均自認倒霉,忍氣吞聲,不于計較,因此養成其兄弟目空無人

之個性。

  有日夜晚育昇兄弟前往青樓尋歡,為了爭奪一名妓女與二名外地經

商客大打出手,育昇兄弟不敵而負傷離開妓院。二名外地經商客亦為

兄弟名曰高政明、高政元,從旁人口得知被其兄弟打傷者乃是縣官之

子,已知不妙,怕被報復即馬上離開妓院,快速要離開廣濟縣。當兄

弟快步到達縣郊交通要道時,育昇兄弟已率四名捕快等候多時,政明

兄弟自知難逃魔掌,雙雙跪地向育昇兄弟求饒。育昇兄弟見高政明兄

弟跪地求饒,躍武揚威對其兄弟破口大罵,愈罵火氣愈大,竟然各自

從捕快腰中抽出官刀將高政明兄弟殺死。四名捕快以為育昇兄弟乃是

要嚇嚇高政明兄弟而已,想不到竟然將其二人殺死,事關二條人命,

不是其四名捕快所能負責,即馬上返回縣衙據實以報。

  縣官涂守賢得知兒子殺死二條人命,甚感吃驚,依大清律法殺人乃

是要償命,在國法與親情難以抉擇之下,又加上妻子蔡氏以死相逼,

終於選擇親情,以重金收買此四名捕快,對外公佈高政明兄弟乃反清

分子,因拒捕才被捕快殺死。經過二月,涂守賢深感愧對朝廷而辭官

返回故里。涂守賢回到故里,內心難以自在舒暢,才半年即鬱鬱而終

,魂歸黃泉,被閻王輕判在洗心地獄受刑二十年,服刑期滿前往平民

區暫住,待緣再轉生。

  育昇兄弟自父親亡後,故態復萌,有日夜晚又前往青樓尋歡,又是

 

為了妓女與一名尋歡客大打出手,這回兄弟聯手將尋歡客張嘉榮打死

。妓院出人命,經老鴇報官,兄弟被捕快逮捕入牢,此番已無父親之

庇護,依大清律法雙雙被縣官判斬。兄弟在世背負三條人命之業障歸

黃泉,被閻王重判前往碎石地獄受數佰年之慘刑,陰律受刑畢,依業

緣再轉生為今世郭文仁、文義兄弟。

  前世被郭弟子殺死三名冤者,於甲子年後前往冥府五殿申請火簽令

返陽向弟子兄弟干擾,三魂之陰氣同時入侵體內游走不定,故兄弟罹

患游走不定結石之疾難癒,身受結石之痛,可說是痛苦萬分。發作時

不知內省反而口出三字經咒神罵佛,徒增口業。今日經佛示明患病因

由,勿再恨天怨地,惟真心表露於佛前懺悔前愆,行善回向前世被害

冤者,祈求冤主寬赦,兄弟體內之結石方能消失於無形。